首页 >自媒体

陈丹青对话韩寒很多中国作家的文笔都很差

2019-11-09 11:46:07 | 来源: 自媒体

陈丹青和韩寒。

两个上海男人,一个出生于1953年,职业是画家;一个出生于1989年,职业是车手,他们都有共同的爱好:写作和浏览。虽然年龄和经历不同,但他们身上的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和独立人格,却是难得的一致。

把两个不认识、彼此欣赏的人聚到一起,让他们进行一场漫谈,一定是件好玩的事情。

这是我策划的一个谈话节目,本文为现场谈话录之5,全文系首次发表。

陈丹青对话韩寒很多中国作家的文笔都很差

很多中国现代作家的文笔都很差

陈丹青:对,你完全不看别人的小说?

韩寒:以前上学的时候看的多,自己写小说还挺多的。五四那个时候人的文字好,他们写文章当时该很讲究这类文字的美丽,他们会把一个东西表达的很有意思,文笔会很好,不像现在小说。

陈丹青:现在很多30岁以下的读者,看书的时候,不看上世纪后半叶的作家作品,跳过去直接看民国的东西,我很注意这现象。上世纪80年代最牛逼的这些作家,对我们这代人当时还有很大的作用,对60年代出身有很大的作用,到你们这就没有用了,我特别高兴这件事情。

韩寒:当时学校有图书馆看,我当时可能比较喜欢出风头,一篇文章1000个字,我想怎么把这个1000个字写的很精采,后来我发现很多老作家不具有这个能力,后来以前梁实秋那批人他们文字非常活,所以看的比较多是他们的文字。包括茅盾他们的文笔都很差。

陈丹青:还有巴金,写得很差的。冰心完全没有办法看。老舍还好,但是不经读,读过就可以了。钱钟书当然学问好,见解也好,但是不是我喜欢的那类作家。

五四那代人是开路的人,开路的人开始的东西比较幼稚,除鲁迅1上来就很老成,但是有天才,就像曹禺, 20几岁写的剧本,一生没办法超出,写不出来了。

现在这种情况我可以很理解,现在大家都说我西藏组画得好我也承认,我现在画不过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这个跟做爱一样,勃起状态不一样,这个没有办法的事情,不能委曲。

我喜欢鲁迅周作人,然后其他每个人都有好的东西,像老舍《骆驼祥子》还是很好,虽然还是没有读完;巴金小时候读过,《家年龄》几近全忘了,晚年的东西完全没有办法读,甚么《真话集》,完全是一个北京破坏掉的一个人在说话,他已没有了才华。

韩寒:他们最差的就是文笔,我一点都不能读下去,放在课文里面放的东西,我们的学生就觉得文章应当这么些的,我们应当很平实的写文章,平实的是说明书,设问,文章就是要有文才,课本里放那些东西,该放梁实秋那些东西。

我们的课本里没有这些东西,所以,从小给学生的一个包括背诵的那些内容,我们学生觉得你这个东西需要背诵,肯是很精彩,肯定是中国文化最精采的东西,在那里背诵。后来我发现,其实我们背诵都是描述的东西特别差的东西,然后再那里背诵,所以写文章一开始写成这样,如果当时放一些钱锺书的东西,中国的学生作文不至于象现在这样,肯定会更好,也会更加文学真正的东西,就是文字的学问。

我比较庆幸的是并没有遭到新中国的那些文字的影响,很罗嗦,描写一颗树,描写自己的心理,播放西方的那种文学的东西。我很庆幸自己不喜欢那些,所以可能现在写文章真要说有一点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,就是那一批人的影响。

我觉得写文章,首先文学是文字的学位,一个人文笔好不好放在第一位,我觉得文笔很好的人各方面都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,他聪明一个文笔很差的人,你说过我看整本书很厚,长的真帅,人类社会的一个东西但我都不会觉得好。

作为一个小说排第一位是文笔,第二位是里面的情绪情怀,那些所谓的我们很看重的那种东西,但是我们现在所不承认,不承认这些,如果在很幽默,他们会觉得你这个作品没有重量。

陈丹青对话韩寒很多中国作家的文笔都很差

我们的语文教育很糟糕

陈丹青:我比较特别一点,由于我1982年出国了,当时我几乎没有看过中国新小说,但是很有意思我认识王安忆和阿城,后来我觉得他们确实是我们这一代作家里优秀的人,王安忆会说故事,尤其是女孩子的心理;阿城的文才很好,一上来有挺老成。传统的其实从《水浒传》那面过来的,明人小品,笔记小说这面过来的。

此后新出来的坐着反正我都看不下去,像余华,苏童,我看一页我就放下了,然后我说不好意思,但是又放下了,就是这样,故事挺挺都满好,挺过就可以了,我没有想再去读那个小说,怎样用笔就是不对。但是这个是得罪人的事情,点了名事情不好,但是我只能说他没有骗住我,没有让我读下去。

韩寒:我也是,余华的小说我现在是一本书都没有读下去,我家里有他的书,《活着》电影倒是看了,但是书就像你的翻开两页,我觉得文笔不是我喜欢的文笔。你能感受到他是用西方翻译小说的语言在写。我们在这里很坦率说的时候,当这个节目放出去了以后,那到头来大家都说我们炒作。

陈丹青:狂妄,炒作,骂人。我们的语文是很糟的语文教育,甚么主题思想,中心思想,段落大意发挥,据我知道就是这样,我们从小就痛恨这套,但是我们没有什么理由说拒绝做。

现在老师也很成问题,有时候课本差一点没有关系,但老师天天跟你说这个人非常重要。

韩寒:如果说多了,这种教育现象有点像是在毒害青少年,

陈丹青:这个帽子很大的,甚么看不顺眼都可以扣上毒害青少年的帽子。

韩寒:反正这念头你看一个人顺眼就可以说他是新锐,他在宣扬一些的新的东西,但是一旦看不能不顺眼,随意谁都可以戴一个毒害青少年的帽子,那就不好了。

陈丹青:其实现在的小孩子的状态比我们好多了。小孩后来坏了,都是大人弄坏的。

印度神油什么样

万艾可的副作用能预防吗

西地那非真假

猜你喜欢